坐在时间的深处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坐在时间的深处
作者:  樊德林

坐在时间的深处

樊德林

  

  起风了。风沿着地平线,缓缓地奔跑。羊群在葱郁的草色间,微微抬起了头。远处的村庄、近处的庄稼起起伏伏,遥遥地打着招呼。须臾的静默后,它们又垂下头,一声不吭地继续吃草。

  

  瓦蓝的天空中,一朵白云在游荡,自由得迷失了方向。像一只离群的羊,跑到了天上。天空也是牧场,有一根无形的鞭子赶着它迁徙、流浪。

  

  一个年轻人坐在羊群后面的土坡上,嘴里嚼着一根青草。他的动作,和羊群一样,甚至比它们还要熟稔。草茎的汁液呈琥珀色,青涩中微甜。他隐隐地觉得,这是最接近青春的味道。

  

  在羊群周围转悠的放羊人,斜挎着一个墨绿的军用水壶,嘴里衔着一杆旱烟袋。吧嗒,吧嗒,吧嗒。一股青烟钻出他的胡茬,仿佛在说话。这是人类语言体系外的另一种语言。说给谁听?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

  “又没课了?”“嗯。”

  

  “又放羊了?”“哦。”

  

  只是一声招呼,彼此再无言语。他们是熟悉的陌生人。羊在吃它们的草,草在结它们的籽。时间不等人。放羊人没问过他为啥经常在这坡上,一坐就是半晌。他也没问过放羊人为啥每天都来这个地方放羊,一放就是半晌。

  

  许多问题,注定没有答案。即使有,也过于牵强。

  

  青黄交织的原野,吹响深秋的号角。放羊人花白的胡须在风中飘动,年轻人空虚的眼神在风中加深。

  

  恍惚之间,放羊人赶着羊群飘远了。飘进了时间的深处。天空很空,只剩下断断续续的风声。倦鸟归巢后,天边的落日,瞬间隐匿了光芒。

  

  一天的时间,就这样过去了。

  

  天色将晚,年轻人拍拍尘埃,起身离开。沿着一条小道,他返回到了那所游离于村庄之外的小学校。他是这里的一名乡村老师。推开门,月光也跟着进了他的小屋。一碗素面条,一场黄粱梦。他的生活,重复着波澜不惊。那时的他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。一个人离家的日子,一个人住校的岁月,对他而言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煎熬。没有课的时候,他更愿意坐在土坡上,看羊群吃草。有时他有点羡慕羊,不经人事浮沉,不为情所困,不为生计发愁,也不赖。

  

  他把这群羊看成了一群孩子。有温顺的,也有调皮的。有听话的,也有叛逆的。每一只羊,都是一个鲜活的个体。他数羊的数量时,寂寞不请自来。他想羊的模样时,孤独如期而至。忧伤的时候,他试着像羊一样,吃草药自我疗伤。

  

  他觉得,看羊比看人省心。看人,高眼看,低眼看,结果大不相同。看对了人家喜欢,看错了招人讨厌。看羊可不一样,想咋看咋看,看对看错,没人会跟你计较。这多好。

  

  看得多了,就看出了一点门道儿。这只羊喜欢吃嫩叶,可口。那只羊喜欢吃老根,耐嚼。这只羊单纯善良,那只羊圆滑世故。你说它们是羊吧,它们有时候像人。你说它们像人吧,其实骨子里还是羊。它们吃的是草,挤出来是奶,宰杀后是肉。都是好东西。羊吃草,人吃羊,看似不公平,实则公平。作为地球上食物链最顶端的人,百年之后,不管以哪种方式离开,终究要化为尘土,肥沃土壤,滋养庄稼、青草,然后成为羊的口粮。我今生里有你,你来世里有我。

  

  那时候,年轻人以为看明白了羊群,其实他不懂,羊身上的学问多着呢。他只是认清了自己。时间磨平了青春的棱角,现实折断了梦想的羽翼。他归于平淡,安于平凡。他开始相信:相由心生,境由心转。

  

  于是,离开那所乡村小学十六年后,他写了一首给自己的诗:秋风吹过/羊群突然间瘦了下去/和不动声色加深的冷/遥相呼应。许多年了/我都在模仿/羊群在风中低头/安心吃草的样子…… 


编辑:徐冬梅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相关内容

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    

申请送彩金的网站 博彩送彩金38元 白菜送彩金38网站大全 送彩金的彩票平台799彩票 免费送彩金可提款 彩票大赢家 真人娱乐平台送彩金 棋牌娱乐app送彩金 送彩金论坛 hg平台送彩金